E品中文 - 其他小说 - 一世剑仙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章 都城里那些年轻修士的风采

第一百四十章 都城里那些年轻修士的风采

        乌云遮住了月光,南城门外漆黑一片,但偏生那自天而降的三人气息强盛,显得很是清晰可见,在这黎明前最后的黑夜,仿若透出一道耀眼的光芒。

        诸葛旦那白皙的肥脸蛋微微抖动,恶狠狠地盯着薛忘忧三人,“真是好大的手笔,我本有意躲着你们,没想到还是被你们察觉,这挖好的陷阱,看来我还真是非跳不可了。”

        徐鹤贤尚且不论,哪怕是四境最强,也终究是在四境,真正让诸葛旦忌惮甚至有些恐惧的唯有薛忘忧和似乎有些看不出深浅的江听雨。

        传闻江听雨早年便入了五境,是江湖上曾经赫赫有名的强者,很多人都知道江听雨退出江湖,入了姜国庙堂,原因自不必再细谈,世人都认为江听雨早已不是曾经的江听雨,但也没有人真的便因此小觑他。

        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谁又能保证在庙堂的这些年,江听雨没有回复到曾经的巅峰期。

        除了江听雨这个不确定性,薛忘忧则是实打实的五境大物,剑修的身份,五境巅峰的修为,几乎让他立于不败之地,诸葛旦可没有那个自信敢和薛忘忧叫板。

        此时的薛忘忧轻甩了一下衣袖,背负起双手,声音好似有气无力,像是每个字在嘴里很艰难才蹦出来一样,“你倒也真看得起自己。”

        背负起的右手不知何时握着酒葫芦,仰头灌了一口,吐出口酒气,说道:“只是五境门槛内的下境罢了,凭你这点能耐是如何藏在宫里不被发现的?还真是让老夫我好奇的紧。”

        诸葛旦是跨过五境门槛的山外修士不假。

        但只是初步跨入而已。

        自四境开始每个小境之间的差距就已经渐渐拉远,五境门槛内的距离自然更加庞大,别看只是下境和上境如此相近的差别,那也是相当于住在地底世界的人类试图触摸苍穹,连地面都不能踏足,又何谈苍穹之上?

        世间当然还是存在不少能够无视小境距离的妖孽,便例如沈秋白和北藏锋这些人都大概能够做到,但也没办法完全跨越过去。

        至于诸葛旦是否具备这样的能力,薛忘忧自是能够看得出来的。

        虽说山外修士是绝对同境无敌的恐怖怪物,甚至很轻易就能越境,但越境的前提都在于那能够掠夺气海灵气的术法,若来不及强行掠夺灵气,高一个小境的存在,就足以将他们碾压。

        薛忘忧又何止高诸葛旦一个小境?

        那几乎是一个大境界的距离。

        徐鹤贤紧皱着眉头,没有说话。

        他到此只是安心做个看客,绝不愿意和山外修士交手,哪怕诸葛旦在薛忘忧这等大物眼里只是小角色,但终究是跨过五境门槛的强者,并不是徐鹤贤能够应付的了的。

        他又不傻。

        这件事情大可交给江听雨和薛忘忧来做,若非涉及宫里那位,又是皇帝陛下的严令,徐鹤贤此刻恐怕才刚刚起床,他没道理倾尽全力去帮江听雨。

        没有幸灾乐祸,暗中使绊子,已经算是很好的了。

        只是因为是皇帝陛下的命令,徐鹤贤不得不和江听雨统一战线,同时也是不敢在这种场合乱来,纯粹当个看客自然也是很无耻的行为,但显然也没有人在意徐鹤贤做什么。

        因为只要有薛忘忧在,其他人似乎也的确没什么事情可做。

        但沈秋白这些年轻人还是有些跃跃欲试的。

        哪怕宁浩然和谢春风几人被诸葛旦那锋锐如剑的气势震慑,颇有些狼狈,但想要和强者一战的念头却始终没有消散,反而更加亢奋。

        诸葛旦环顾着南城门外的所有人,莫说这些人全部围攻他,只需要薛忘忧出剑,他就得考虑一下自己该埋哪儿了。

        他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虽然曾经暗地里强行掠夺过很多修行者,但部分都是四境以下的,能够跨过五境门槛,不知道是走了什么狗屎运,他还没有狂妄到认为自己天下无敌。

        但乖乖的束手就擒显然也是不可能的。

        诸葛旦暗暗想着若是有机会能够把薛忘忧的气海灵气掠夺过来,他是不是可以借此一举破境?

        在不能被拒绝的诱惑和危险并存的情况下,有些人或许会压制住自己的内心,艰难的选择远离危险之地,但必然也会有些人选择铤而走险,甚至还占据着大多数。

        “素闻薛院长乃是姜国第一大剑修,就算不是剑仙,却也算半个剑仙,我诸葛旦不才,倒是想要领教领教薛院长的剑技。”

        薛忘忧微微撇嘴,却是没有理会诸葛旦,而是看着宁浩然,说道:“小四,你的剑技可曾有进步?”

        宁浩然怔了一下,面对薛忘忧这个老师,他像是完全丢失了骄傲,很是乖顺的回答道:“相比年前,不可同日而语。”

        薛忘忧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那便拔出你的剑,给老子削死他!”

        宁浩然脸上的表情错愕了一瞬,但他没有犹豫,哪怕面对的是五境山外修士,他也亦然的拔出了自己的剑,气息在顷刻间攀升至顶点。

        打算做看客的徐鹤贤,此时忍不住朝薛忘忧说道:“薛院长,那山外修士可是跨过了五境门槛,就算只是下境,也不是宁四先生能够对付的吧?”

        他当然不可能是担忧宁浩然,只是对于薛忘忧的话,有些摸不着头脑。

        就算宁浩然是薛忘忧的亲传弟子,乃至能够在四境上品越境匹敌四境巅峰,也绝无可能会是五境强者的对手,向其拔剑无疑是送死的行为。

        薛忘忧灌了一口酒,说道:“小四当然打不过那个叫什么蛋的,但那又如何?身为离宫剑院的弟子,岂有不战而退的道理,就算是死,也要拔出自己的剑,在对方身上捅几个窟窿。”

        徐鹤贤默然不语,想着这是什么鬼道理,明明可以避免,非要去找死,怪不得剑修落到了如今这般颓败的局面。

        原本世间遍地皆是剑修,现在满打满算也只剩下三座剑门,流落山野的那些剑修更是一个个弱小不堪。

        江听雨则只是看着,似乎比徐鹤贤更像是一个看客,没有任何开口说话,甚至插手的打算。

        薛忘忧那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以他疼爱自己徒弟的程度,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徒弟去送死?

        当然,这倒也不是说,江听雨就认为宁浩然具备打赢诸葛旦的实力。

        毕竟薛忘忧自己都说了宁浩然不可能打得过诸葛旦,至于薛忘忧究竟为何,看下去自然便清楚了。

        宁浩然此时深深吸了一口气。

        他心里是稍微有些紧张的。

        他从来不会违背老师的话,哪怕老师让他去死,他也不会有任何犹豫,哪怕现在与送死无异,但他会全力以赴,尽量让自己不死。

        因为老师的话是让他拔剑去削死诸葛旦,而不是让他跑过去被诸葛旦杀死。

        诸葛旦的心情也是极其复杂的。

        他不知道鼓足了多大的勇气,怀揣着能够掠夺薛忘忧气海灵气的愿望,紧张而又期待的想要挑战薛忘忧,结果你随便派出来一个四境修为的徒弟就把我给打发了?

        这已经是薛忘忧明着在羞辱他了。

        他虽然是通过不断掠夺修行者的气海灵气才能跨过五境门槛,但实际上他对这门术法的掌握依旧不熟练,偶尔也会出现差错,被外来的灵气所反噬,多次险象环生,差点死掉。

        既然已经想到要掠夺薛忘忧的气海灵气,他当然不可能轻易就会放弃。

        宁浩然强大的气息虽然也是不错的人选,但又怎能和薛忘忧相比,为了掠夺薛忘忧的力量,他便不能去掠夺宁浩然,否则他想要接近薛忘忧就更难了。

        好在宁浩然只是四境,对诸葛旦而言,根本算不上什么需要忌惮的对手。

        望着持剑而立的宁浩然,诸葛旦阴沉着脸,说道:“我很佩服你们剑修的气魄,在大境界的天堑下,尚敢拔剑,但你们同样很愚蠢,哪怕强如薛忘忧,也是一样的愚蠢,居然让自己的弟子来送死。”

        他微不可察地瞄了薛忘忧一眼。

        内心深处里的想法,当然还是期盼着能够激怒薛忘忧,给予他掠夺其力量的机会。

        诸葛旦可不是那些寻常头脑简单的山外修士,虽然不能说聪明绝顶,但一身肥肉也都是智慧啊。

        但薛忘忧又岂是随便就能被激怒的,他默默喝着酒,根本连看都没看诸葛旦一眼。

        只是颇有些不悦的朝宁浩然说道:“小四,你还在等什么,那肥猪都骂你是蠢货了,还不赶紧拿剑砍他!”

        诸葛旦:“......”

        肥猪?

        他的神情变得愈加阴沉起来。

        虽说别人拿名字取笑他是他绝对容忍不了的,但被人说成肥猪,显然也是不能忍的事情啊。

        他恶狠狠地盯着站在面前的宁浩然,显然是找到了可以撒气的目标。

        宁浩然轻吐一口气,平静说道:“我要拿剑砍你了。”

        话音刚落,南城门外的石路崩碎,剑锋呼啸而起,抡向诸葛旦的面门。

        用抡的方式出剑,很是别出心裁。

        在剑锋来袭的那一刻。

        诸葛旦肥硕的身躯猛地弹射了出去,速度居然出奇的快,爆涌的气流剧烈纠缠在一起,在其周身炸开,好似一座大山一般,直接撞向宁浩然的身子。

        被其踏足的石路地面,绽放出无数蜘蛛网般的破碎裂纹,迅速朝外蔓延开去。

        铿地一声。

        剑锋斩击在诸葛旦的身上,居然溅起了火星,诸葛旦双手怀抱,试图把宁浩然禁锢在原地,而宁浩然也是反应很快的身子后仰,瞬间滑了出去。

        堂堂五境强者,如此野蛮的战斗方式,也只有体魄强悍的山外修士了。

        宁浩然虽是领悟到了一丝剑仙王乘月的真意,但想要破开山外五境修士的防御,还是显得艰难了点,在脚尖点地飞速后撤的过程里,他再次举起手里的剑,一道极其雄厚的剑意节节攀升,霎时间便斩击了出去。

        诸葛旦只是挥臂便崩碎了那道剑意,巨大的脚掌踏在石路地面,顷刻间造成一个巨坑,肥硕的身躯再度朝着宁浩然弹射了过去。

        而这次宁浩然没能避开,迎面被诸葛旦撞了个正着。

        一口鲜血喷出,宁浩然的身影抛出一道弧线,直直飞出了百米远,才重然砸落,却是连站起身来都做不到。

        诸葛旦阴沉着脸,一步步朝着宁浩然迫近。

        胸口处的衣衫有着一处划痕,那是被宁浩然的剑所斩击出来的,展露的皮肤上也仅仅是有着一道红印。

        而他挥臂崩碎宁浩然剑意的左手,也是衣袖尽碎,但却未伤及他分毫。

        宁浩然在他面前,不堪一击。

        见此一幕,谢春风的面色极其凝重,他很难想象,宁浩然会在战斗刚开始就被打得这么惨,他虽然想要嘲讽一句,但更多的还是对诸葛旦恐怖实力的忌惮。

        钟溪言的脸色也变得有些不好看,他犹豫的看了一眼仍在喝酒看戏的薛忘忧,最终没有说什么。

        他觉得宁浩然是薛忘忧的亲传弟子,作为老师都不在意,他就更没资格去说什么了,而且,薛忘忧既然提出要让宁浩然去和诸葛旦打,肯定是有原因的,或许宁浩然还有着隐藏的手段。

        永远都不要小觑一名剑修。

        何况是离宫剑院的四先生。

        基本上所有人的想法都和钟溪言差不多。

        要说了解,自然没有谁比宁浩然的老师薛忘忧更加了解自己的徒弟,老师总不至于去害自己的徒弟。

        然而事实上,宁浩然又被诸葛旦擒住,仿佛一个布偶一般被其甩来甩去,半点也看不出宁浩然有什么隐藏着的手段没用,毕竟都快被打死了,再不用,还等什么?

        砰的一声闷响。

        宁浩然直接脸着地,被砸在石路地面上,整个地面都被砸出了一个坑,可以想象,宁浩然那张帅气的脸必定破了相。

        而此时的他心念微动,早就不知道在何时被砸飞的本命剑,突然发出了震颤,自背后呼啸着刺向诸葛旦的脖颈。

        诸葛旦有所察觉,肥硕的身躯依旧很敏捷的躲开,名为曲泉的本命飞剑,及时在半空静止,随后在瞬息间,又朝着诸葛旦飞去。

        宁浩然趴在地上,驱策着本命飞剑追着诸葛旦,剑气毫无目标的乱放,迫使着那些观战的各座山门弟子纷纷躲远,

        虽说剑修的剑是唯一能够破开山外修士防御的利器,但若是打不着,便也没有半点意义,况且境界上的差距太大,前面已经多次证明着,就算斩击在诸葛旦身上,也伤害不了他分毫。

        稍微起到的作用,便是让宁浩然有了喘息的时间。

        诸葛旦貌似是被一直追赶着他的曲泉剑给惹恼了,不躲不避的直接迎了上去,但和宁浩然心念相通的本命剑,在不被主人握着的时候,速度甚至会更快,只需要宁浩然一个念头,本命剑便转换了方位,继续对着诸葛旦穷追猛打。

        同样的道理,诸葛旦虽然不惧怕被这柄剑斩在身上,但一直被纠缠着,也不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情,若不能断开本命剑和宁浩然的联系,或是击落这把剑,他可能会被这把剑给耗死。

        在这过程里,诸葛旦的脑子似乎变得不好用了。

        但他很快就醒悟了过来。

        属于五境强者的气息从他身上爆涌开来。

        瞬间便把曲泉剑给包裹了进去。

        在绝对力量的面前,曲泉剑被震飞,附着其上的剑意也崩碎,啪嗒一声落在了地上,同时,宁浩然猛地喷出了一口血,原本就极其苍白的脸,变得更是惨白,精神萎靡。

        再也没有心力去驱策本命剑。

        诸葛旦微微喘着气,恼羞成怒的踏步走向宁浩然,“小家伙,我要将你抽筋剥骨!”

        宁浩然趴在地上,没有半点反应。

        他连挪动一下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

        只能眼睁睁望着诸葛旦气势汹汹,杀意凛然的走来。

        钟溪言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想错了。

        不。

        这应该是不需要再怀疑的。

        宁浩然已经倾尽了全力。

        奈何诸葛旦太过强大。

        在极短的时间里,宁浩然便遭受到了极其惨烈的创伤。

        相比那些四境修为的山外修士,眼前的诸葛旦才是真正带来了属于山外人的大恐怖。

        薛忘忧把葫芦里的最后一滴酒吞下肚,慢悠悠的把酒葫芦系在腰间,朝着沈秋白和北藏锋等人说道:“你们几个小家伙应该也坐不住了吧,那还等什么?”

        沈秋白微微怔了一下,随即拔剑朝着诸葛旦走去。

        黎明前的夜空里星辰闪烁着微弱的光芒,在这一刻,似乎变得强盛了些许,淡淡的星辉普照,洒在沈秋白的身上,令得白衣更胜雪。

        嘭的一声巨响。

        北藏锋的脚下也出现了一柄巨剑,纵使剑身深入地面十数寸,剑柄的高度也持平了他的胸膛,他手指轻弹剑身,巨枝剑破碎开来,化作流星朝着诸葛旦激射而去。

        谢春风瞥了一眼半死不活的宁浩然,说道:“我们的约定还没有履行,现在我可是救了你一命,千万不要感谢我。”

        他手里的剑爆发出了耀眼的光芒。

        钟溪言也默默拔出了剑,望了老神在在的薛忘忧一眼,微笑着走向诸葛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