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品中文 - 其他小说 - 娘子,别拿我当坐骑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大猪蹄子聂冷川

第十一章:大猪蹄子聂冷川

        静下心来,敲敲打打也不知道过了过了多少是假,琅千秋和聂冷川两个人安安静静的都没有说话,两个人都不愿意放弃,这显然已经是他们两个人最后的线索了,若是在这堆骨灰当中什么玩意儿都笑不出来,那可真当时会麻烦许多了。

        周遭是一片静谧,因为有聂冷川的真龙之气坐镇,这里根本就听不见猛兽的踪迹,只能偶尔听见一两声孤独虫鸣,眨眼间也就消失不见了。

        月亮已经隐藏到了乌云后头,露出一点点的月晕,散发着浅淡的光芒,树影笼罩着遮天蔽日一般,将本来就稀少的月光遮挡的严严实实。先前放出来的那两只纸鹤静悄悄地停留在树梢上。散发着点点金芒,本来琅千秋觉得纸鹤身上的光芒太过于暗淡,结果现在夜越来越沉了,倒是显得这两只纸鹤身上的金光就好像这沉夜当中唯一的光亮一般。

        琅千秋拿着树枝,在地上划拉过来划拉过去,别看她平日里是个大大咧咧的性子,实际上,真的认真起来的时候,做起事情来也是细心的很。此时脚底下这满片细碎的骨灰被她分成了一个个小块,没个小块当中的骨灰都被她拿着树枝梳理的又细又平整,生怕错漏了哪块烧的细碎的骨头。若是哪个不知道实情、不知道这是一堆骨灰的人瞧见了,当真会以为这是艺术品也说不定。

        只是这样的工作实在是太过繁琐了,磨人心志,若当真是有哪个没有耐性的被分做这样的事情,指不定会要被逼疯了。

        琅千秋在心中叹了一口气,默默地求神拜佛了一番,其实在这里找骨头倒也算不得十分难熬的事情,只要别到最后,让他们别白忙活一场就好了……

        她心中这样思量着,刚刚把这天上的神佛拜了一遍,就听见那边聂冷川手上的动作不太对劲,似乎是发现了什么?

        果然,聂冷川顿了顿,忽然有些压抑的放低了嗓子,轻声叫道:“小千,你快过来看一看!”

        琅千秋心中一动,连忙过去,道:“可是发现了什么?”

        “不是很确定,你过来瞧瞧。”他动了动手上的树枝,在地上戳了戳,示意琅千秋低头看,在一片黑灰发白的骨灰当中有一个什么坚硬的东西显露出了棱角,低低凸起来了一块。

        聂冷川用手上的棍子仔细戳了戳,将哪块硬物周围的骨灰全都清理开来,扣除了那东西全貌,看上去好像是个坚硬的薄片,灰黑颜色,已经被高温烧的裂开了,但是透漏着些许不详的气息——这显然就是一个尸变之后的吃人鬼被烧毁之后留下来的一块骨头。

        “这这这、捡到宝了哈哈哈……”琅千秋压抑住心中的激动,扬眉道。

        聂冷川好笑的看着她,哪有人会把一块烧焦了的骨头当做宝贝,他无奈的摇了摇头,轻声道:“别高兴的太早,还是先看一看这块骨头到底能不能用的上,否则到时候空欢喜一遍,岂不难受?”

        琅千秋笑嘻嘻的点了点头,抬手把那两只一直都后在树上的纸鹤召唤下来。那两只纸鹤扑腾扑腾翅膀,从树上飞下来,扬起了一片小小的骨灰。一只纸鹤仍停留在琅千秋手指旁,另一只却直接飞了下去,直直的落在了那一片小小的骨头上。

        这纸鹤是引灵的鹤,此时非但那骨头上面,身上顿时金光大作,比原来更胜百倍,这说明这块骨头显然是鹤了不得的邪物,也许正是因为骨头上的煞气过重,所以才能在大火灼烧之下才留下了这么小小一片残骸。

        琅千秋兴奋的表示道:“你可真不愧是真龙,是上天眷顾的宠儿,你这运气也太好了,一下就找到了我们想要的东西,这块骨头有用,有大用处了!”

        她手上打了一个响指,那只覆在骨头上的纸鹤顿时便身躯舒展,变回了原先黄纸符的模样,然后自动将哪块小小的石头紧紧包裹起来,将骨头上的邪气封印在符纸当中。

        先前那只停留在琅千秋手边的引灵一个立刻动了起来,就像是先前衔起吃人鬼指甲一样,将那个小小的包裹衔在口中,扑腾扑腾欢快的飞在琅千秋身边。

        现在既然已经找到了这个重要的线索,这两个人实在是半点儿都不愿意在这对骨灰当中待下去了,于是片刻不停,立刻离开。

        月上梢头,总算是从云后露出了小小的一片,将来时的小路照的万分明亮。

        聂冷川叹道:“今夜这一遭,总算是没有白来!”

        琅千秋也点点头,应道:“是啊,虽然是没能将这地方的吃人鬼解决干净,但是也算是小有收获。”

        她找了两只小小的玉盒子,将先前那两片吃人鬼的指甲和方才捡到的那块骨头各自放到一只玉盒当中封存起来。

        只是她仍然有一件事情想不太明白,她现在手上的这两个东西,无论是指甲还是骨头都是线索,不管是哪一个都可以当做是“引”,用来找到“源头”,那么既然这样,那背后之人又为什么要故意将那眉儿的父母临时尸化变成吃人鬼,用一个线索来隐藏另一个线索,这样岂非正是掩耳盗铃之举?

        还是说,有别的缘故,让背后之人不得不放出一条线索,专门用来混淆视听?

        什么是真?什么又是假?

        琅千秋一时之间琢磨不透,想得出神。

        聂冷川见她有些心不在焉,于是便出生问道:“你在想什么,可是累了?”

        他们两个自从悯生的草堂里出来,就再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了,从无量山一路西行,到了凤鸣山?的地界,不但在为龙角的事情而感到烦闷,因为越来越靠近凤鸣山,一路上还要警惕一路上有没有冲着琅千秋来的玄门修士。

        总之精神高度紧绷,好不容易到了这镇子里头,本以为今夜好好休息一番,却又发现这个镇子又并不像表面上看上去那样的平和宁静,真是一桩事情接着一桩事情来。

        累倒是还好,琅千秋自诩她仍然是个活力四射的青年人,一到晚上就正是嗨的时候,怎么会觉得累?

        其实与其说是累,倒不如说是她的精神有些紧绷,若是一件事情做完了,然后再接着去做另一件事情,这样自然是可以的,只会让人觉得生活充实。可现在,该做的事情还没有做完呢,意料之外的事情却又闯了进来,实在是让人有些招架不住。

        琅千秋勾着聂冷川的手指晃了晃,低声道:“不好意思啊,本来来这个地方是来帮你找龙角的,却没想到遇上了这么一庄麻烦事,将找龙角的事情都给耽搁下了。”

        聂冷川最看不得琅千秋这幅样子,她跋扈也好,嚣张也罢,总归都是开开心心兴奋的一个人儿,让别人(特指聂冷川他自己)瞧见了心中也觉得欢喜。可是若是她愁眉苦脸,天空也会跟着阴霾,若是她留下眼泪,天空也会落雨……

        聂冷川握紧了她的手,沉声道:“你永远也不比对我感到抱歉……这里是凤鸣山,是你心中家的所在,凤鸣山的地界上出了邪崇,你自然不会坐视不理,这是理所应当的,你为什么要向我道歉呢?其实找龙角这件事情于我而言,至多不过也就是一个虚幻的借口,跟你在一起经历的一切、度过的时光才是真。”

        琅千秋听了心中觉得高兴,软软的的化成了一滩水,但还是扬眉打趣道:“找龙角不过只是一个借口,那么既然这样,自然也就不必再找了,你我二人一起去游山玩水如何?”

        聂冷川眨眨眼,又抿了抿唇,眼神飘虚瞄向别处,沉吟道:“唔……能找还是找一找吧……”

        琅千秋:“……”哼,男人可真是大猪蹄子!

        天色已经晚了,今夜收获也算是颇丰,已经没有必要再继续查下去了。其实就算是他们现在不怕辛苦,不眠不休的顺着线索继续纠缠下去,说不定还会适得其反,暗中的人既然会拖延他们的时间,那就是已经发现了他们的所在,只是那人显然是并不知道他们是谁,也不知道他们两个的实力,否则做事情不会如此不稳妥。

        那人此刻已经毁尸灭迹,将镇子外头的尸体烧了个一干二净,一定也将它们能查到的线索悄悄的隐藏了,他们再查下去应当也查不出什么来,说不定还会打草惊蛇,得不偿失。等那人放松了警惕,自然会再露出马脚来,

        琅千秋懒洋洋的打了一个哈欠,道:“走吧走吧,回去睡上一个好觉,明日里再做打算。”

        聂冷川点点头,心下忽然一动,问道:“今夜在外转了许久,你可还离得回去的路?”

        琅千秋果然是一愣,傻眼了,片刻功夫之后,还强作镇定,嘴硬道:“怎么不知道,我记性好的很,你跟我走就对了!”

        聂冷川但笑不语,看着琅千秋脑门儿冒汗的样子,觉得可爱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