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品中文 - 玄幻小说 - 灵契之主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二章 报复心极重

第三百二十二章 报复心极重

        “你就是舒霜的契约兽?”

        上善走向晓冉,这次没有伪装。可不戴上乖乖面具的她,极恶的心一眼便可看穿。晓冉下意识的后退半步,眼里闪起害怕的颜色。

        若是舒霜,在她抬手一瞬,晓冉就会极为主动的伸出手。可上善不是舒霜,一点都不像!

        上善伸出手,似想抓住她。晓冉再次抬脚时,发现自己已动弹不得。

        晓冉身体四周有异于元气的力量,夏萧先后使用四行元气都难以破开。可在她的手掌即将碰到晓冉时,夏萧一手将其手腕握住。

        夏萧毫不客气,手上力度不小,他知道这对上善而言只是小把戏。可她的小把戏,对晓冉而言或许会致命。

        夏萧现在的实力在晓冉之上,而且他觉得上善暂时不会伤害自己。因此,他站在她身后,像阻止心魔暴走的理智之光。

        “你又想做什么?”

        上善是个神经病,情绪变化太大,此时又流露出杀气,先前狂笑的欢喜消失得无影无踪。她眼里流露出癫狂,看向晓冉时,舔了舔舌头,道:

        “我想杀了她。”

        晓冉锁眉,尽管用尽全力,也摆脱不了束缚,身边刺来的雷电和狂风,虽说有危险之气,可令其摆脱。句芒顺着夏萧心意,将晓冉带走,房间里只剩他们两人。

        “你又抽什么风?”

        夏萧冰冷的语气令上善咬破了唇,她扭过头,眼里冒出的水雾,被鲜红的瞳孔染的像血。她看着夏萧,颇为失望颇为不解,这么冷的语气,是在呵斥自己?夏萧有什么资格这么对自己?没有自己,他早已死在荒郊野岭!

        夏萧的眼神如冰窟,彻底激起上善的怒火。怒从她心中起,恶向胆边生,令其发狂般喝道:

        “就像你说的,我嫉妒舒霜,在南海守护殿堂时,我出力最多。可清寻子那个老家伙,将守护之力全部抽走,打破了平衡,神遗之气才引发混乱,令我体内生出毁灭之意,本能的拒绝一切。”

        “我也想化作人形,体验人间百态,你可知守护殿堂近三万年是怎样的艰辛?那种枯燥的生活没有神圣可言,只有艰辛和生不如死!自从我拥有那么一点点神智开始,就想离开。可清寻子那老家伙,只顾着守护之力温顺,便全力帮她,我呢?我成了一把破刀!”

        这些她先前都没说出来,此时近乎吼着发声,令夏萧心情复杂。她甩着手臂,甩开夏萧的手掌,一耳光扇在夏萧脸上。

        这已是今日第三次,夏萧呼出一口气,捏拳时忍了。不等他开口,上善语气变了,变得满是讥讽,对人间全是不满。

        “你看我和舒霜,像不像美若天仙的女子和丑女?她是前者,不管做事多少,都会被关注。而我即便满背枪矛,也没人过问,你也只是把我当成一个疯子,对吧?你看,你们都一个样,你用我杀了那么多人,你以为他们是贪婪的妖物,其实你也是!”

        “听好了!”

        夏萧双手捧住上善的脸,令其停在原地,不再乱动。

        “那件事怪不了师父,也不怪舒霜,更不怪你!你现在已有人形,可以体验人间百态,所以不要再报复了,我们从零开始,可以吗?舒霜拥有师父,你也有,清寻子也是你师父。她拥有契约兽,你也可以去找!”

        “那你呢?舒霜拥有过你,我可以吗?看你满眼嫌弃,我哪里不如她?”

        上善呵了一声,自嘲起来。

        “她的性别由清寻子决定,相貌顺天地元气,应期望而成,精致到没有瑕疵,皮肤如玉,笑容迷人,我呢?我连选择自己性别和相貌的权力都没有!你以为我想变成她的样子?这都是你和清寻子造的孽!就算舒霜死了,你们也从未想过我的感受!”

        上善气急败坏,泪涕齐下,她一脚踢在夏萧腹部,令其爆退而出,撞碎墙壁。

        躺在破碎的碎砖石里,夏萧眼里进了沙子,可这不是他流泪的原因。上善说得都对,是他们太过自私。他只想将其唤醒,只希望她是舒霜,却忘了她的感受,上善在他眼里,始终都只是一个麻烦!

        即便身为局中人,夏萧都觉得不公平。换做是他,他也受不了这种委屈。可这罪恶的事,他稀里糊涂就做出来了,今后也不知该怎么办。

        这场局,乱的难以言喻,他想要的由始至终都是橘子,看到橙子时也认出它不是自己想要的,可还是想剥开。因为有点像,所以想赌。但剥开后,夏萧并不满意,但橙子已经奉献了自己的全部。

        房间这边没有住人,夏萧就这么躺着。他多希望上善现在已融合神遗之气,这一脚就可以要了自己的命。他不想逃避,可这件事,真的太难处理。想着,夏萧呼出口气,手掌盖在脸上,逐渐坐起。

        “上善,我们得好好聊聊。”

        “不聊!”

        上善心里有气,她现在就像当初的祸斗。可祸斗是因为脾气爆,再加上夏萧挑战了他的自尊,所以才生气。上善则是因为自己和舒霜的差距,她将自己吃的苦强加在舒霜身上,现在又反馈给夏萧。

        刚坐起的夏萧被上善一脚踢翻在地,她以极为正经的语气,说出一句令夏萧都险些脸红的话。

        “马上,你就是我的人了,舒霜和你没做过的事,我和你做!”

        说完,她随意脱掉衣服,就以这样将夏萧踏在脚下的姿势进行一场男欢女爱。

        “喂!你怎么想的?”

        夏萧被宽衣解带,作为一个男人,既然在这种事上被动,就算不讲出去,也够丢人的。可不管他有多想走,就是动弹不了,和之前晓冉一样。四周的力量将夏萧束缚在原地,令其嘴巴动不了,体内元气也无法催动。他瞪着眼,想让上善停下,可她就这么做,叛逆的不分对错。

        院子里,句芒脸色变了,满是诧异,像见到什么惊奇事。

        “夏萧出事了?”

        晓冉咬着唇,看着房间,关心夏萧又不敢立即冲进去。她看向句芒,等着他做决定,后者犹豫了一会,说:

        “在外面等着吧,我们进去也没用。”

        察觉到句芒眼里的笑意,晓冉疑惑心更重。

        “到底怎么了?”

        见她有些生气,句芒才说:

        “上善强上了。”

        晓冉看了看房间,惊讶的说不出话来。这种事太荒唐了,她知道上善心里有怨气,她先前都说出来了。可再有怨气,也不能用自己的身体出气啊。莫非,她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报复舒霜?晓冉犹豫再三,还是不敢相信,问句芒真假。

        “真的!别告诉别人,只有我们知道。”

        就算祸斗他们,也会因为夏萧的状态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可这种事,晓冉觉得……真是太荒谬了!他们之间的仇怨,还没到这种地步吧?

        “这个女人太恶毒了。”

        她悠悠吐出这句话时,句芒暗笑。不管如何,夏萧都不亏。但晓冉不是这么想的,她做这种事,岂不是在侮辱舒霜?她们都有联系还这样,真是个狠毒的女人。

        晓冉之前还同情上善,觉得她好不容易,命运多舛,做了百年的朴刀,神智更是概率性复苏,没有自由可言,还被迫尝遍腥臭的鲜血。可现在,晓冉对她的好感度直接降到了负数,真是太过分了!

        “我们还是去找前辈吧!”

        “不行,这种事一旦开始,结束也没意义。而且上善体内,有着超乎元气的力量,就算他们来也没用。”

        “但不能看着夏萧被……”

        “没事儿,相信夏萧,他不管经历什么都能扛过来。反观上善,她本来就是哀怨的集合体,不能再受刺激,否则夏萧就不是失身那么简单了。”

        失身二字用在这不太合适,可句芒找不到另一个更贴切的词,总不能用丢了贞洁来概括夏萧此时的悲惨。

        房间里,一袭红衣挂在一边。因为先前上善粗暴了些,它被撕碎,缝隙中偶尔能看到两人身影,一上一下。

        夏萧一开始咬着牙,想抗拒,但这种事,根本不是想了就能做到的。他连元气都控制不了,如何控制自身气血,令上善无可奈何?

        最终,夏萧选择顺其自然,但眼神里都是无可奈何。他虽说没到无欲无求的境界,眼中也闪过一道兴奋的光,可它很快消散下去,就像香汗淋漓的上善,软泥般瘫在他身上,挺拔的鼻间呼出急促的气。

        “这下,你就是我的了!”

        夏萧突然笑了,但不是高兴的笑,而是毫不掩盖的嘲笑。他看着天花板,想起我的身体和我的心都属于你那种话,他现在听什么都像鬼话,就像上善这种赌气做的事,也是不折不扣的傻事。

        事中,上善癫狂般激情,事后,即便她心再大,也有些失落。事情至此,她自我安慰是报复,实际上只是自己骗自己。此时,她声音极轻,这等情绪的变化,令夏萧确定她真的是个神经病。

        “夏萧,我有件事需要你帮忙。”

        这么正经的语气,反而令夏萧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