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品中文 - 都市小说 - 王后要私奔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六章 审春香

第七十六章 审春香

        “春香?怎么了?”安柚儿有些不敢置信地望着地上跪着的人,转头望向安潇湘,又问了一遍,“春香…她怎么了?”

        那可什豕全然旁观者,千陇亦是冷眼旁观,众人之中仅有安柚儿替春香说话,为她担忧。

        刘春香抬眸,扫了一眼四周,朝安柚儿哭喊道,“姑娘,您打死我那没出息的弟弟罢了,是我未管教好他,都怪我!”

        刘春香这幅早已准备好与她绿茶抗战的模样,打死不认的姿态,倒在安潇湘的意料之中。

        春香就笃定安柚儿心软,会帮自己,她又怎会让春香如愿?

        “打是自然要打的,但毕竟此事有你一半的功劳,怎能将黑锅全盖在刘言身上?”对于刘春香的哭哭啼啼,安潇湘一笑置之,眸色骤冷,倏然掐紧了刘春香的下颚,“说吧,是你自己说,还是我帮你?”

        闻声,刘春香只泪眼汪汪地望着四周,一副手无寸铁之力、楚楚可怜的模样,令她不耐。

        安潇湘霍然松开了掐着刘春香的手,大步朝主位而去,旋身而坐,不怒自威。她偏目瞥了一眼安柚儿,“你治下不严,瞧瞧手底下出了个什么货色,竟爬到我头上撒野!”

        “不过我也不怪你,毕竟此事与你无关,”说罢,安潇湘又从容不迫地偏头,扫了一眼橙子,“去,拿根粗点的棍子,往死里打。”

        橙子应下,便要去找棍子,墨白却早已备好了藤条,交到她手中,“用这个,顺手,打的疼。”

        “打,摁在地上狠狠地打,”安潇湘不咸不淡地扫了一眼春香惊恐的脸色,见她毫无悔改之意,便不再打算给她辩解的机会,又添了一句,“打死了算我头上。”

        橙子点头,挥手便要抽一鞭子。

        春香惊呼一声,整个人蜷缩成一团,生生挨了一鞭子。即便如此,她却仍死咬着嘴,不肯松口,泪眼朦胧楚楚可怜的姿态,似极了白莲花。

        见安潇湘动真格的,安柚儿当即便坐不住了。她抱着已有月份的大肚子,支起身子,险些从轮椅上滚了下来,惊到了在场的所有人,包括刘春香本人。

        那可什豕时刻关注着这体弱身虚的孕妇,一见安柚儿有动静,当即便上前搀着她。见她如此在意,他亦不得不插言,“好歹是我们的人,即便死也得有个缘由吧?”

        “好,先留着她这条小命,”安潇湘抬手制止橙子,又凉凉地扫了一眼地面上,正哭得梨花带雨的春香,“今儿便将话摊开来说,将你如何作案,如何盗取我的东西,收取我的钱财,花光我的金银,一五一十地说明白,也免得旁人觉着我仗着权大势大,欺负你,冤枉了你。”

        “权大势大”几字,安潇湘特意加重了语气,讥讽一般说出了口。

        她可没忘记,春香当众叫嚣她权大势大欺压百姓,她全然可以不听她解释,将她打死,若非安柚儿真心待她,她给安柚儿几分薄面,她根本不想将春香带到她面前与她对峙,简直拉低她的身份。

        见事态平稳,安柚儿才坐了回去,扫了春香一眼,“该如何便如何,若你蒙了冤屈,我自会为你讨个公道,若你做错了事...”

        言至此处,安柚儿俨然已摆出了主人的姿态,居高临下地望着春香,不言而喻。

        春香泪眼汪汪地点头,擦了擦眼角的泪,“我弟弟在地下赌庄赌钱,输了许多钱财,安黎姑娘便以为我私挪了安柚茶坊的公账还银子,要将我打死!”

        寥寥几语,将事情简化到最低,却让安潇湘清楚地意识到,这朵白莲花不是善茬。

        “这张巧嘴可真厉害,”安潇湘唇畔勾起嘲讽的弧度,讥笑着鼓掌,“黑的都给你说白了,你咋不上天呢?千陇做个见证,别让大伙觉着我不公正,橙子拿出点证据给它们瞧瞧。”

        闻声,春香当即止住了泪腔,瞪大了眼,泪眼婆娑的眸中掠过几分不易觉察的怪异,一瞬即逝。

        橙子自袖口之中拿出了案册,翻开两面,顿了顿,便朝墨白的方向摊开手,“念。”

        墨白半分未犹豫,便站在橙子身侧,眼神往案册上一瞟,便皱了皱眉,却还是念道,“夏国一四年,刘氏孤女刘春香,担安柚茶坊掌柜,因贪污主人钱财,收监两载,已刑满释放。”

        话音刚落,橙子便惊愕,“我说怪不得此人名字如此熟悉,原来四年前,她便在大伙的眼皮子底下,贪过安柚茶坊的银两。”

        “她从前便做过这档子事,如今又顶风作案,”安潇湘不急不缓地偏目,瞥了面色紧张的春香一眼,蓝眸之中尽然冷意,“你说,这样的人,为何要留在身边?”

        言至此处,众人皆惊,唯有安柚儿面色凝重,望了一眼春香,又求情道,“即便如此,安柚茶坊的银两是我的,她做的事,我为她担着。”

        即便春香错至如此,安柚儿也愿为她担着,安潇湘不明白,春香究竟哪点好,值得她这般袒护她。

        安潇湘气恼,伸手指了指刘春香,“你知道她在外头欠了一百万金吗?”

        闻言,安柚儿惊了惊,瞪大了双目,半响未有言语。

        而刘春香却从始至终泪眼汪汪,只字不认,全然摇头否决。

        安潇湘忍不住探手,揉了揉眉心,“若是她自己的金便罢了,但我不在的这几年,安柚茶坊的银子都被这个臭婆娘用完了,那可远不止一百万金!”

        鲜少爆粗口的安潇湘,今日实在气急了,竟连“臭婆娘”三字都骂了出来。

        她实在替安柚儿不值,身边留了个白眼狼,她却不自知,如此感情用事,迟早会害了她自己!

        “其实这三年来,安柚茶坊的银两从未到过主子的囊中,反倒…”橙子慢慢走上前,将头转向春香的方向,冷声道,“被一女子,拿着另一半红玉,肆意挥霍了,而这女子…”

        言至此处,此人是谁已然不言而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