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品中文 - 都市小说 - 我在边关种田忙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 惊声尖叫下的第一条人命

第三十九章 惊声尖叫下的第一条人命

        可怜的肖雨芳,此刻就跟失了魂一样。

        刚才的屈辱,刺激的她怒红了眼眶;

        刚才搜身带给她的屈辱;

        刚才两个女狱卒趁机在自己的身上又掐又挠;

        还有宝贵身子赤条条的暴露……

        哪怕是在自己的家人面前,哪怕是在一干女子面前,这也让心高气傲的肖雨芳觉得,自己很脏很脏。

        她是乾国公府的嫡出大姑娘啊!她是贵女啊!她的尊严应该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今日这一遭过后,她还有何颜面,去面对周遭的人?

        不,她不能面对!

        任由对方丢过来的囚服滑落在地,踉跄起身的肖雨芳,暮的抬头,冲着高颧骨咧嘴一笑,眼中闪过决绝的光芒。

        在大家全都不明白,那笑容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在众人都没有发觉,小姑娘眼中的决绝与疯狂的时候;

        这位乾国公府嫡出大姑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决然的冲向了身前的空地,也就是对面的牢房墙壁。

        被狱卒控制在这一头的一干女眷,哪里知道,她们家的大姑娘性格原来是如此的不妥协?

        在受辱后,居然一句话都没留下,就这样以决然的姿态撞墙而亡。

        碰的一声巨响,鲜血抛洒。

        窝在自家亲娘怀里的肖雨栖根本还没反应过来,抬头间,只来得及看到一个残影飞奔到了对面,而后紧随而来的是一声巨响,而后,就再也没有而后了……

        刚才被扒衣裳的那个女孩子,就那样头顶血花的软软倒地……

        直到人倒在了地上,肖雨芳的亲娘也就是曹冰兰,这才晃过神来,嘴里猛的发出一声凄厉大喊,“芳儿,芳儿!娘的芳儿啊……”。

        许是为母则强吧,一开始还害怕狱卒害怕的要死,一直躲在身后当鹌鹑,连女儿被狱卒拉出去杀鸡儆猴时,也不敢吱声的她,终于在女儿撞墙身亡后,爆发出了绝望的哭嚎。

        人不管不顾的推开身前挡路的女狱卒,踉跄的朝着对面的女儿奔了过去。

        以此同时,人群中猛的爆发出一声凄厉的大喊,声音真就跟突然见鬼一样,尖锐且溢满了恐惧与害怕。

        一时间,整个牢房里都疯了!

        “儿啊,娘的儿啊,别怕,你别怕!姨娘在呢,姨娘在呢,你别怕!”,这是肖文祖的得宠妾室柳氏,此刻正两手死死的搂住惊声尖叫的女儿,压在怀里极力的安抚。

        实不怪肖雨霏会如此吓破了小胆子,实在是,说来她也不过是个十一岁大的姑娘罢了。

        平日里仗着姨娘得宠,仗着父亲的宠爱,没少跟嫡姐暗地较量,没少跟嫡姐争斗。

        可再斗,她们毕竟年岁还小,哪里见得如此血腥场面?

        肖雨霏只觉得,上一刻她都还在跟嫡姐斗气的比着穿戴,下一刻,嫡姐就在自己的眼前变成了一具尸体,这让她如何能接受?

        更何论,今天为了跟嫡姐斗,她身上穿的衣裳可是自己最得意的一套,是她衣柜里最贵重的雪缎制成的啊!

        看着嫡姐软软倒下,气绝身亡的那一刻,肖雨霏觉得,她已经看到了自己的下场。

        不,不会的,她害怕,她好害怕,她不要死,不要死!

        惊慌失措的肖雨霏吓破了胆子,直接扯开嗓子开始尖叫,这一声尖叫,也如同被按下的开关键一样,配合着那厢搂着女儿尸体在痛哭的曹冰兰的哀嚎,整个女牢都陷入了疯狂。

        人群中,那些年岁小的姑娘们,可以说除了肖雨栖以外,全都陷入了疯狂的,惊恐的,尖叫中。

        至于那些个夫人、奶奶、姨娘们?

        不是忙着搂住自家的孩子,压下自己内心的害怕极力在安慰,就是扶着不可置信的老太婆周丽群在安慰,总之场面那叫一个混乱。

        混乱中,李玉蓉把怀里的女儿抱的更紧,暗自不动声色的往前挪,她得抓住机会,因为她知道,事情并没完。

        张四娘在女牢干了这些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

        这样受不住寻死的也不是没有。

        暗道了声晦气,有些嫌弃高颧骨下手太狠,也有些后悔,不该拿这么个不经事的小丫头片子来杀鸡儆猴。

        可若让她承认后悔,让她停下收刮?却是不可能的。

        “呸!真是晦气!哭什么哭,嚎什么嚎!都给老娘闭嘴,谁要是再叽歪,下一个就轮到她!”。

        威吓完,张四娘指着肖雨芳的尸体,眼中闪着冷酷,“看到没,再不配合,那就是你们的下场!”。

        为了尽快控制住场面,也是为了不把事情闹大,赵四娘直接开口连恐带吓的,压制一干没见过世面的女眷。

        也是为了防止激起她们的逆反心,赵四娘又接着补充了句。

        “不怕实话告诉你们,进了这大理寺的女牢,你们还想清清白白,全须全尾的走出去?

        呵呵,我干了这些年的牢头,见的还真是少!

        而且我也不怕你们寻死,这威胁不了我赵四娘,回头我就把这尸体拖出去,大不了往上报一个畏罪自杀罢了。

        实话告诉你,这大牢里不明不白死的人多了去了,谁在意?谁会查?

        再说,这人是自己想不开,又不是我们动手杀的,所以啊,我也不怕你们继续作死,呵呵,这样无谓的反抗根本没用!

        进来到这里的犯人,没有一万也有一千,哪一批没有这样想不开寻死的?

        别说什么出去后要报复我的大话,我赵四娘还真就不是被吓大的。

        你们也别唧唧歪歪的说,你们谁谁谁是什么大官,在朝中有权有钱。

        呵呵,你们要晓得,你们如今可是阶下囚,是圣人老爷亲自下的命令,你们觉得,你们的死,能掀起什么风浪?你们那些亲戚再厉害,还能跟圣人老爷比?能抗旨不遵不成?

        你们以为,以那样的罪名进到这里来了,谁还会跟你们扯上关系?不怕被诛九族?一个个赶着跟你们断绝关系都来不及!

        所以啊,我也是心善的劝你们,别想不开的寻死觅活,还是老老实实配合点,也免得自己吃苦受累……”。

        叽哩呱啦的说一大通,说白了,赵四娘也是怕这群娘们想不开求死罢了。